冬虫夏草保健酒对人的好处有哪些

编辑:glyhy 时间:2018-10-11 16:07:58 阅读()

冬虫夏草泡酒,可谓现代家庭最高大上的一种生活方式,尤其对于家里男丁较多的家庭,冬虫夏草酒五一例外是男人们餐桌上的必需品,小酌冬虫夏草酒,人生处处有的情怀在世间流传广泛。

冬虫夏草 保健酒中蕴藏了丰富的中医中药理念,是中医养生的生动实践,是酒与药的完美结合。所谓酒为“百药之长”,指酒不单单是一味很好的药物,还能帮助其它药物提高疗效。酒可以行药势,可以使药力外达于肌表,能通行血脉,借以引导药物到达治疗的部位;酒还有助于药物有效成分的析出,是一种良好的溶媒,从而提高中药有效成分的浸出速度和浸出效果。据此,保健酒的功能可以分为两大类。

一、对症类

这类保健酒针对人体某一具体部位或范围,具有保健或缓解病症的作用,其功能和人群针对性明确,药材的配伍选择和配伍禁忌需要有专业医生的指导。常见的对症范围有心系、肝胆系、肺系、胃系、肾系、肢体经络系、骨伤、五官、妇科、外科等。

二、营养滋补类

这类保健酒通常以补气养血、滋阴壮阳、温肾补脾、健脾养胃、补心安神为目的,具有泛功能的特点,不针对特点部位或人群,安全性高。常见的功能有补益调养、延缓衰老、美容养颜、防病辟疫等。

保健酒在饮用禁忌上,一般妇女在怀孕期、哺乳期不宜使用药酒;在行经期,如果月经正常,也不宜用活血功效较强的药酒;年龄方面,年龄越大,则新陈代谢慢,服用量应减量。

保健酒的具体应用如下所示:

1、养生保健

保健酒综合了酒与药的作用,针对亚健康症状的缓解有其独特的优势。酒方常用药材有冬虫夏草、黄芪、白术、甘草、大枣、淫羊藿、鹿茸、熟地黄、龟甲、鳖甲等,合理饮用具有强身健体之功效,亦可用于祛病延年、调和气血、悦泽容颜,从而达延年益寿的目的。如《万病回春》卷四载参归补虚酒具有补气和血、调脾胃、悦颜色,主治气血两虚所致的面黄肌瘦、劳累倦怠、精神萎靡、食欲不振等症。《寿世保元》卷四长生固本酒,具有益气滋阴功能,用于气阴两衰所致的四肢无力、易于疲倦、腰酸腿软、心烦口干、心悸多梦、头眩、须发早白等症。其它还有用名贵中药调配的参茸劲酒保健酒等等。

2、肺系病症防治

肺的主要生理功能是主气,司呼吸,主行水,朝百脉,主治节。肺气以宣发肃降为基本运行形式。肺位最高,覆盖诸脏,有“华盖”之称。肺叶娇嫩,不耐寒热燥湿诸邪之侵;肺又上通鼻窍,外合皮毛,与自然界息息相通,易受外邪侵袭,故有“娇脏”之称。

酒性温而味辛,温者能祛寒,辛者能发散,针对肺系疾病能够较好的助肺宣发,从而达到较好的治疗效果。常用中药包括百部根、荆芥、紫苏、金银花、连翘、薄荷、桑叶、芦根等,复配以酒用以调理感冒、咳嗽、哮喘、肺痨、慢性支气管炎等肺系病症,如《温病条辨》卷一桑菊酒,以桑菊饮原方化裁泡酒,具有散风,解热功能,用于内热感冒引起,头痛、身热、咳嗽、鼻塞流涕,口苦咽干防治。

3、心系病症防治

《灵枢·邪客》说:“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心系证主要包括心悸、胸痹、真心痛、不寐等,主要病位在心,主要病因包括感受外邪,七情所伤,劳倦内伤,此系列病症大多与肝脾肾相关。

因酒能疏通经脉、行气和血、蠲痹散结、温阳祛寒,故药借酒性,更有利于药性的发挥。常用中药包括黄芪、人参、甘草、熟地、龙眼肉、远志、茯神、酸枣仁、五味子等。如《证治准绳·类方》第五册读书丸浸酒。

4、脾胃系病症防治

《类经·藏象类》说:“脾主运化,胃司受纳,通主水谷”。脾在五行属土,为阴中之至阴。脾胃系证大多因感受外邪,内伤饮食,情志失调,脾胃虚弱等病因导致,基本病机主要为中焦气机不利、胃失和降、脾胃升降失职。常见病证包括胃痛、痞满、呕吐、噎嗝、呃逆、腹痛、泄泻、痢疾、便秘。

酒为谷物酿造之精华,能补益肠胃。药用酒浸渍,一方面可使药材中的一些药用成分的溶解度提高,另一方面,酒行药势,疗效也可提高。常用的药材有吴茱萸、陈皮、茯苓、白术、半夏、芍药、大枣、甘草、藿香、苍术、莱菔子、神曲、山楂等。如《本草纲目拾遗》卷五所载白酒药曲功能健胃消积,可消肠胃积滞。

5、肝胆系病症防治

肝脏主要生理功能是主疏泄,主藏血,肝开窍于目。肝与胆直接相连,互为表里。肝胆症大多由饮食内伤、情志不遂、劳倦病后所发,肝气瘀滞,疏泄不利,宜疏肝解郁,调畅气机。症状表现包括嗳气太息、胸胁胀闷、烦躁易怒、头晕胀痛、失眠多梦、消化不良、泛酸、胸胁疼痛、两目干涩昏花等。

酒能疏肝解郁、宣情畅意,通过与柴胡、郁金、香附、川楝子、白芍、山栀子、菊花、吴茱萸、枸杞子等常用中药材的完美结合,可进一步提高治疗疗效。如《症类本草》卷六白菊花酒。

酒作为“百药之长”,又与其它中药结合而成保健酒,具有营养丰富、保健功能明确、品种繁多、风格各异的特点,几千年的传统中医理论为保健配制酒开发与生产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和物质基础,使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保健酒是中国中医文化与中国酒文化的最佳载体,在新的历史时期,必将放射更灿烂的光辉,并走向世界。